莫尘哀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和水

【SBSS】金丝雀

双节贺文

警告:

这是一辆黄色越野车

伪囚禁/微黑化SB/女装/双性

含有少量LVSS性描写

请自动避雷

私设如山/时间线大概是一战后伏地魔消失,SB未进阿兹卡班

严重ooc

一炮完

后文走微博

PS:乘客您好,请系好安全带

--------------------------------------------------------------------


金丝雀


即使伏地魔已经消失,巫师界仍然流传着一个滑稽的流言:杀人如麻的黑魔头豢养着一只心爱的“金丝雀儿”——至少Sirius Black认为这就是一个无稽之谈,所以当Sirius潜入到形如空壳的Gaunt老宅时,他万万没想到在这个古旧的、象征着老Gaunt家族纯血荣耀与Dark Lord统治力量的据点,在贴着泛黄的暗纹墙纸、铺着厚实毛呢地毯的走廊之后,紧闭的实木房门,层层叠叠的黑色轻纱幔帐,这个象征着纯血与力量的鸟笼,豢养着可能是巫师界有史以来地位最高的“宠物”。

Sirius Black不过是一个无耻的小偷,他偷走了属于Dark Lord的金丝雀。



http://weibo.com/p/1005055128207371/home?profile_ftype=1&is_all=1#_0

【SBSS】看星星的人[13]

分级:NC-17

警告:

不是一辆车,就是有敏感词汇emmm///

文走微博

ooc预警

--------------------------------------------------------------------


Chapter13


https://weibo.com/u/5128207371?from=feed&loc=avatar&is_all=1#_rnd1506274402032 










--------------------------------------------------------------------

A gate of the new world is open.

【SBSS】看星星的人[12]

分级:NC-17

警告:

微量JPSS

部分描写原书《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直接使用

Out of Character

PS:好久没更新感觉良心隐隐作痛emmm......

--------------------------------------------------------------------


Chapter12


三年级对于劫盗组而言是一个崭新的学年——James从家里带来了隐身衣,并且他们的周六可以在霍格沃德村度过了。

“嘿Sirius,往左一点,我们会碰到Filch的!”

“嘘嘘嘘——小点声,Mrs. Norris看过来了。”

自从有了隐身衣,夜游就是James和Sirius的首选游戏。

Filch和他们插肩而过。

“瞧,Filch又从前面那间屋子出来了,那间房间里到底有什么?”

走廊尽头的房间并不是什么明文禁止的禁入区,但是这学期开始,Filch频繁的夜巡完全勾起了James不安分的好奇心。

门并没有锁,James推开门,两人一个侧身,挤了进去。

这看起像一间废弃不用的教室,但似乎被仔细清扫过,许多桌椅堆房在旁边,月光从房间里唯一一扇悬顶的天窗照进来,呈现出大团黑乎乎的影子,另外还有一只倒扣的废纸篓——这一切,都是为了安置那面紧靠着墙壁的突兀的镜子。

这是一面非常气派的镜子,高度直达天花板,华丽的金色镜框,底部有两只爪子形的脚支撑着,顶上刻着一行符篆。

“Erised stra ehru oytube cafru oyt on wohsi?”James从隐身衣里走出来:“真是一面奇怪的镜子。”

但是他很快就不说话了。

“嗯?我骑着扫帚,手里拿着魁地奇奖杯……这都是些什么?Sirius,我怎么没有在镜子里看见你?”

Sirius似乎是哽住了,一直没有说话。

“Sirius,Sirius?你看得见我吗?”

Sirius憋红了脸,好在藏在黑夜里看不明显,只觉得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他瞬间明白了什么:“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Desire?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你倒过来看,James,这是一面欲望之镜。”

“欲望……之镜?好吧我得承认我很喜欢魁地奇。Sirius,你看见了什么?”

“嗯……我看见我逃离家族,一个人去冰岛看极光……”Sirius吞吞吐吐。

“Filch每天来就是巡查这个?真无聊,明天就是周六了,Sirius我们明天去霍格沃德村吧?听说有个叫“三把扫帚”的酒吧环境很好,很多漂亮的姑娘都爱去那儿。”James捡起隐身衣罩在两人身上。

James对于魔镜的态度一反常态,让Sirius觉得稍微有些古怪,James Potter向来是他们四个当中对新事物最热衷的那个,但眼下Sirius只希望Potter不要看出自己的异常才好,所以他也顺着James,蹑手蹑脚地往门外走。

“吱啦——”老旧而笨重的木门发出轻微的闷响。

门被拉上的一瞬间,James仿佛看见镜子里的James朝自己得意地笑了笑。

镜子里的James骑着扫帚,手里捧着金闪闪的魁地奇奖杯,看台上Severus在注视着他。

 

 

 


所以,Sirius Blcak在镜子里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SBSS】看星星的人[11]

分级:NC-17

警告:

这是一辆假车

Out of Character

后文走微博

PS:突如其来的更新觉得自己宛如诈尸【丧】

最近车开得有点多emmm....

对是时候向你们证明这是一篇正经的NC-17了!

--------------------------------------------------------------------


Chapter11


http://weibo.com/5128207371/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number&is_all=1













最后你们知道我在写这篇的时候我脑子都在想什么吗?!

兴奋性神经元释放兴奋性神经递质作用于突触后膜使突触后膜发生去极化……考生理考到怀疑人生sad

【SBSS】如何和西弗猫玩耍

七夕贺文

警告:

这是一辆黄色面包车

猫化梗

严重ooc

一炮完

后文走微博

PS:我就偷偷溜上来……新手上路,请系好安全带

--------------------------------------------------------------------


如何和西弗猫玩耍


Sirius Blcak的阿尼马格斯虽然是一只大黑狗,但是Sirius本人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撸猫爱好者,所以当他在下雨的市贸口看见这只鼻骨巨大、毛色暗淡的流浪猫时,他毫不犹豫地把它带回家了,尽管在抱起它的时候猫咪当即就给了他一爪:“真是一个调皮的小家伙。”

Sirius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黑的猫,柔软的纯黑色短毛在雨水的洗礼下温顺的贴着嶙峋的身骨,连眼睛都是黑色的,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傲慢地看着他——完全跟猫这个种族的“可爱”标签沾不上边。

“叫你什么好呢?老实说伙计,你让我想起隔壁班的鼻涕精——”

“喵!”怀里的黑猫不满地亮出了爪子。

“哦亲爱的你是不是听懂了?当然我不会叫你Snivellus,就叫你Sve吧!”Sirius对猫抛了个媚眼。

肉乎乎的猫爪一把拍在了Sirius的脸上。

Sirius对他的小猫咪还是特别上心的,时不时就上集市给它买条速冻生鱼,有时甚至会变成黑狗去禁林里的湖泊给Sve抓上两条活鱼。

但是Sirius很快就发现Sev对于鱼的死活毫不在意,反正它只肯吃熟的。

并且Sirius发现他的小猫咪特别聪明,而且胆子也大:他第一次变成黑狗叼着鲜鱼回家,Sve似乎马上就把他认出来了,爪子也不抬,直接对着厨房叫了两声,示意你要去做饭了。

总而言之,这是一只令Sirius特别满意的猫,当然除掉暴脾气和不近人情的话。中午午休,Sirius会变成黑狗和它一起趴着睡觉,晚上Sirius就让它睡在自己的被子上,虽然Sev每次被抱起的时候都会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Sirius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看得出猫的“表情”,但直觉告诉Sirius,Sev就是很嫌弃。

自捡回这只小黑猫也有一个星期了,劫盗组也来家里看过这只黑猫,Remus甚至给它带来了一只铃铛,在猫咪强烈的抗议下强行系在了它的尾巴上。

Potter在知道黑猫的名字后扼腕叹息:“没想到你对隔壁班的鼻涕精执念已经这么深了么?”

“不过话说感觉最近好一阵子没看见Snape了,最后一面是什么时候——上星期他们班魔药实验课?”Sirius暗恋综合症犯了。

“你们说,这黑猫要是晚上变成一只女仆装的猫耳少女……”Remus逗了逗猫尾巴上的铃铛,成功地换来了手背上的三条爪印。

“哈哈哈哈应该是女仆装的猫耳鼻涕精Sirius才喜欢吧!”

劫盗组哈哈大笑。

 

 

嘘,猫咪都是黑夜里的精灵,少年,你准备好了吗?

http://weibo.com/u/5128207371/home?wvr=5

(上车请刷卡,刷卡不退票)



最后祝大家七夕愉快w

谁说我们单身,我们有Sev(微笑脸)

愿教授亲吻你的每一个梦

【SBSS】看星星的人[10]

分级:NC-17

警告:

JPSS预警

Out of Character

PS:emmmmm,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明天就要去学校了,emmm.....还有我开学有一场考试emmm.....我尽力周更?或者周双更?emmm反正第一周是不可能更新啦我要去准备考试了qwq

我爱Sev,爱你们!qwq

(可是考试不爱我呀qwq

--------------------------------------------------------------------


Chapter10


“圣诞节事件”以后,Severus Snape并未感到生活与原先有什么不同:James Potter依旧会时不时地往他的南瓜汁里掺料,偶遇在走廊阴阳怪气地喊他鼻涕精;但生活又确是有什么不同了:Sirius会隔着远远的长桌朝他使眼色,示意他别喝今天的南瓜汁,偶尔在走廊上撞见,也会主动拦下想要捉弄自己的Potter。

以及,每周六的下午,Sirius都会拿着从厨房偷出来的布丁去找图书馆找Severus。Sirius在图书馆也不学习,就是坐在Severus身边,摊开课本埋头就睡,睡醒了就支起脑袋,目不转睛地盯着Severus。

“Black,你要是能在魔药课上这么看着Prof. Slughorn,我想他也不会忍心给你一个T。”

“谁要这么盯着一个开始谢顶的老头。”Sirius不满地嘟囔。

“Sirius?你怎么会跟这个油腻腻的鼻涕精待在一起?!”

James Potter只是觉得最近几个周末Sirius都行踪隐秘,每次问他去哪,都会被各种马虎眼搪塞,James还以为他真和斯莱特林的那个学姐好上了,却又不好意思说,也没去揭他的底儿。奈何期末逼近,打算临时抱佛脚的劫盗组三人却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图书馆碰上Sirius和Snape。

“James,你们怎么来了?Se,Snape在帮我补习魔药学,你知道我的魔药学糟透了。”

“补习魔药学?你完全可以找Remus……”James神色不明,直勾勾地看着Snape。

Severus听出Sirius并不想让Potter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更何况,那只是一次按照传统习俗的圣诞送礼和祝福罢了,他们之间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

不论怎样,Severus都会选择沉默。

“好了James,这里是图书馆,别在这里吵,我觉得Sirius找Snape补习魔药学挺好的,我的魔药学只有E”,Remus Lupin看见两人颇有剑拔弩张的味道,赶忙出来做和事老:“我们今天不也是来学魔药学的么,我来给你补,走吧……”

“走?我瞧这位置挺好,靠窗又通风”,James把魔药学课本往桌上一扔,拉开凳子若无其事地坐在了Snape的对面:“更何况,这里还有个现成的魔药学优等生。”

这下轮到Severus坐不住了,抬起头就瞪向Potter。

James熟视无睹,已经淡定地翻开了课本:“噢我想请教优等生Snape同学,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水仙根粉末和艾草加在一起就是生死水。”

“那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

“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就是同一种植物,统称乌头。”

“在哪能找到牛黄?”

“……牛胃里石头就是牛黄。”

Severus发誓以后要是留校任教,第一堂课就要问候Potter的孩子这几个愚蠢的问题。

Remus看看Sirius,又看看James,最后看见Snape在一本正经地回答James的问题,心说只要不吵架怎么都好,然后拉开椅子坐在了James旁边。

Peter Pettigrew也赶紧坐了下来。

学校里很快就传出了格兰芬多的捣蛋鬼和斯莱特林的好学生互相帮助、共同学习的新闻。

Prof. Slughorn很欣慰,Prof. McGonagall也很欣慰,两个学院破除嫌隙指日可待!

Sirius Black特别郁闷!

【SBSS】看星星的人[09]

分级:NC-17

警告:

除了ooc没什么好预警的

PS:真的特别开心,终于写到这个场景,这章是我目前为止最喜欢的,也是感觉写得最满意的一章了。

这章其实也卡了很久,措辞什么的各个方面,这篇昨天写到通宵才出初稿,因为蜜汁相信夜晚能给我氛围和灵感(假的,都是假的!)

总而言之写到这个场景超开心啦www

(你们会不会觉得我废话很多?emmmm.....

--------------------------------------------------------------------


Chapter9


Severus Snape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口没有被掺入什么乱七八糟的药剂或是调料的南瓜汁,感谢梅林,他终于在霍格沃茨的第二个圣诞节前送走了James Potter。

从两人在火车上不友好的相遇开始,James Potter那个自大鬼就没少找他的麻烦。一年级的时候,不论是上公共课,还是在走廊偶然相遇,James Potter一定会捏着嗓子,抑扬顿挫地大喊:“鼻涕精——”

Severus不是没有主动避开过James Potter,可James从侧面展现了他异常坚持的作弄心:他给Severus写了一封吼叫信。所以当Severus不得已在早餐时间打开吼叫信后,全校学生都知道了“鼻涕精”这个黏糊糊的绰号。

到了二年级,James Potter已经不再满足于口头的侮辱和戏弄了。第一次是南瓜汁里被加入了速顺滑发剂,原本因油腻而自然垂坠的头发一下全部都贴在了Severus的头皮和脖子,James还特地从格兰芬多的餐桌走过来,嬉皮笑脸地嘲讽:“鼻涕精你今天的发型真酷。”有了前车之鉴后,Severus就长了个心眼。但是James Potter不屈不挠,他发现每次加在南瓜汁里的不同魔药都会被Severus察觉并倒掉后,他马上改变了战术:把魔药换成了麻瓜的各种奇怪调料,什么芥末啦,黄辣椒籽啦都是很好的选择。以至于半个学期后,Severus到餐桌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桌面上的南瓜汁倒掉,然后再去接一杯新的。

圣诞节小长假大多数同学都回家了,Severus依然是选择留校。对于Severus而言,平安夜和平日并没有什么区别,他照常在餐厅吃完早餐,然后抱着他的魔药学课本躲回了地窖。

 

 


 “啪啪——啪啪啪——”

敲击声响了五下,Severus才恋恋不舍地把埋在魔药学课本里的脑袋抬起来。

莫约已是傍晚了,一只猫头鹰正站在少有禽鸟光顾的小窗户台子上,锲而不舍地拿爪子拍打着通风口的铁栅栏。

Severus从猫头鹰的腿上取下了一卷小纸条。

 

              晚上11点天文塔顶见。

                                       Sirius Black

 

Severus想回信拒绝,可是猫头鹰已经扑棱棱地飞走了。

Severus叹了一口气,把纸条展平,夹进了魔药学课本。这本魔药学课本是开学前一天他和Sirius一起上对角巷采购时,Sirius新买给他的,他的老课本被孤零零地遗留在那个屈辱的傍晚。

这是Severus第一次收到别人的礼物,他想在书上写点什么作为纪念,他认真地想了一整天,最后在扉页上写下“This Book is the property of The Half Blood Prince”。

Half Blood Prince是他给自己取的nickname,他还在下面划了着重线。

他想到Sirius是Blcak家族的Prince,想到自己纯血的母亲Eileen Prince,Prince和Prince是再合适不过的双关语。

“Only Prince can stay with Prince.”他想。

 

 

 即使学校里并没有留下多少学生,平安夜当晚霍格沃茨的装饰也显得节味儿十足,连Filch和他的猫Mrs. Norris今天都放了假。

Severus溜过嘈杂的大礼堂——有学生三三两两的聚在这儿等着跨年,穿过布置着圣诞节彩带的走廊,拐上西北角高高的螺旋楼梯。

“我就知道你会来。”Sirius已经坐在墙头等他了。

“你……今年怎么没回家?”

Sirius不自然地抓了抓后脑勺:“你也不是一直没回家么,两个人刚好有个伴儿,”Sirius向Severus递了把手:“快坐上来,这儿景色可好了。”

Severus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握住了Sirius的手指,Sirius不满意地把手向前一伸,反手扣住Severus单薄的手掌,一把把他拉上墙头。

短暂的低气压在两个人之间盘旋,谁都没有说话,谁都在等对方说话。

还是Sirius先开了口:“天文塔是全霍格沃茨最接近星星的地方,我记得一年级那次魔药课,Prof. Slughorn给我们看了迷情剂……你,你说你喜欢的味道是冬季的午夜,绽放的百合花,还有亿万星辰的星辰的天空……”

Sirius说得断断续续,声音越来越小,然后又像是鼓足了勇气,侧身从墙头的阴影里拿出了一束用牛皮纸包扎的百合。

“我,我不知道圣诞节该送你什么礼物,这里的星星也没有像你说的那么多……”

“很漂亮!这里是我见过的霍格沃茨最漂亮的地方。”Severus感觉自己的心像被沸腾坩埚里氤氲出的迷情剂包裹,鼻尖传来百合花的淡淡馨香:“谢谢你,我很喜欢……”

Sirius咯咯地笑起来,眼睛弯成了月牙:“前几天苏格兰还在下雪,我还担心今天晚上看不见星星了,看样子我们运气不赖!”

冬季冰冷的午夜,有透明水晶的星星漂浮,眼前是Sirius闪闪发光的眸子,远处有苏格兰的万千山峦。

“铛——”礼堂的钟声响起,霍格沃茨又迎来新的一年。

“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可是我没有准备礼物……”少年看起有些窘迫。

“No, you did.”

Sirius起身亲吻了少年干燥的额头。

【SBSS】看星星的人[08]

分级:NC-17

警告:

JPSS 预警,JP黑化设定

由于亲世代的魁地奇选手基本都不可考,所以全部选择了原创角色名字。如果小伙伴有相关亲世代球员的资料,希望可以告诉我,我会改文,虽然是同人文,还是期待它的原设能够保持本真ww

Out of Character

PS:大家好我回来了,不用更文的感觉好爽(你滚

--------------------------------------------------------------------


Chapter8


“格兰芬多的Count Rogge正在追赶鬼飞球……他把球传给了James Potter,噢!斯莱特林的击球手Adolph Scarlet把游走球打向了James Potter的后背!”

“Scarlet的偷袭失败了!鬼飞球还在格兰芬多的控制之下。”

“球传给了Berton Brown,又传给了Count Rogge,Cornelius Hil……格兰芬多的队员们靠着良好的传递衔接正在把球赶向斯莱特林的的球门。”

“好的Berton Brown又把球传给了James Potter,离球门只差临门一下!”

“噢!斯莱特林似乎很忌惮James Potter,David Phillips和Eden Robinson都来拦截Potter,球能进吗?”

“James Potter出手了!斯莱特林的守门员——噢!梅林!球进了!”

“90——30!干得漂亮Potter!这个新加入球队的毛头小子已经为格兰芬多拿下了40分!”

“Continue!金色飞贼似乎到现在还不知所踪,斯莱特林的David Phillips控球,传给Eden Robinson,噢!James Potter把球截下了,球到了Cornelius Hil手中,格兰芬多队似乎还想用人流战术回旋到斯莱特林的球门,Berton Brown接球,James Potter接球。”

“天!游走球来了!Adolph Scarlet看起来急了,专攻Potter!啊Potter显然被打得很被动,居然朝着斯莱特林的观众席飞,好的,没事!Potter避开了游走球——Wait!Wait!游走球在斯莱特林的观众席暴走了!”

“啊——”斯莱特林的观众席尖叫连连,同学们都弯下身子想要躲开游走球。

“Scarlet,瞧瞧,你打的游走球朝你们自己人去了!” James Potter戏虐地看着观众席上慌忙躲避的——

       ——鼻涕精!

Severus Snape就那么笔直地坐着,像一只高傲的Kingsnake,扬着修长的颈部,他的眼神像黑曜石的断面一样锋利。

是了!就是了!

狮子向来不会对捕猎爬行类感到什么趣味,但是Snape不同,像是被蛇尾缠住了心脏附近的软肉,锋利的蛇瞳傲慢地注视着他的对手。

“你别这样看着我。” James轻声说。

我会忍不住想要按住你蛇尾巴,咬住你的蛇腹,蹂躏你,干你,直到你的蛇信子只能吐出示弱的嘶吟。

而且——只能是我!

James Potter身下的光轮1000以它的极限冲向游走球。

“打哪呢你个愚蠢的混球!”

游走球似乎是感应到James的逼近和挑衅,猛地在空中顿住了,反向朝着James Potter暴射而去。

Severus甚至能够感受到游走球在他的鼻尖蹭过一阵风。

 

 


比赛毫无悬念地以格兰芬多的胜利谢幕,兴奋的劫盗组聚在James的宿舍。

“James今天救斯莱特林的场子真是太勇敢了!” Remus Lupin由衷地赞叹。

“是啊!真的!太帅了!尤其是那个Scarlet还老想搞偷袭,游走球打到斯莱特林的观众席简直吓坏我了!”Peter Pettigrew一边附和,一边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

Sirius Blcak的脸色可不太好:“Bro,我真为你感到高兴!但是今天的打法实在是太危险了,游走球在观众席暴走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欣赏James的技术和勇气,可斯莱特林的观众席上还坐着Severus Snape!一想到游走球横冲直撞朝着Severus去,Sirius感觉脑袋又是一阵眩晕。

“怎么了Sirius,只是斯莱特林而已,难道有什么你心上人在里面?”James神色古怪,那双傲慢的黑色眼睛又缠上他的记忆:“噢!对噢!听说上个星期有个斯莱特林的学姐给你写了情书,难道你……”

“什么情书?学姐?”Sirius收的情书多了,他哪记得有什么斯莱特林的学姐。

“哈哈哈哈哈!”James拍了拍Sirius的肩膀:“Okay,我的错!我下次一定注意,替你关照你的小情人!”

“去你的,Potter!”

寝室里很快又闹成一片。

【SBSS】看星星的人[07]

分级:NC-17

警告:

实力上演ooc

PS:今天是喜闻乐见的小黄鸭神助攻梗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所以我ooc了!

看到 @蛇院扛把子w 太太做的小黄鸭X教授的表情包真心忍不住,太萌了!然后我就惦记着啥时候我能写小黄鸭呀小黄鸭~

给大家上图,应该很多人都看过


小黄鸭:你自己ooc我们鸭子不背锅

--------------------------------------------------------------------


Chapter7


格里莫广场12号。

“快,Snape快上楼,别被Kreacher看到了!”Sirius低声催促。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Sirius少爷带着脏兮兮的混血种回到我女主人的房子……”

“嘘,Kreacher,我们回来了,Severus是哥哥的同学,也是我的朋友,你会帮我们保密的吧?”Regulus朝家养小精灵眨了眨眼。

“好吧,老Kreacher就看到了两位少爷准时回来了。”

“谢谢你,Kreacher!”Regulus高高兴兴地上楼了。

“Snape你今晚就和我一起睡吧,妈妈就不会发现了……”

“诶?哥哥这么大了还要人陪睡?Severus哥哥应该陪Reg睡……”

“我邀请他的他当然要跟我睡,你邀请他了你才能跟他睡。”Sirius拉着Severus就往自己房间里进。

Regulus鼓着有些婴儿肥的脸,气呼呼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嘿Snape,我想你需要洗个澡,浴室就在里面,香波什么都有,我去给你找套干净的睡衣。”

Severus见Sirius背过身翻找衣柜,他赶紧溜进浴室,拉上浴帘,热水还没放满浴缸他就脱光衣服坐了进去——他想快点洗完。

 

 

Severus正用香波搓着他那油腻腻的头发,突然看见一个脑袋从浴帘底下探出来。

“Severus哥哥,哥哥不让Reg陪你,没关系,Reg给你一个小黄鸭,小黄鸭可以陪你。”

少年伸出还带着泡沫的手臂,接过了那个看起来有些幼齿的黄色塑料鸭子,轻轻捏了一下。

“嘎——嘎——”

“Snape,衣服我给你放在——Regulus!”Sirius惊叫起来,一把掀开浴帘:“谁让你进……进来的……”

三个男孩面面相觑。

浴室里热腾腾的蒸汽混着泡泡的光晕,少年没在水里的半个身子都是糊的,浴缸里的水不太满,刚好可以看见胸口水淋淋的粉色茱萸。

Sirius觉得自己的鼻腔里有一股暖流,他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拽起Regulus头发就往帘子外拖。

Severus的脸瞬间红透了,整个人滑到浴缸底,只留下头顶的小黄鸭无辜的浮在水面上。

 

 

Sirius的睡衣对于Severus而言还是太宽松了。稍长的裤腿被Severus踩在脚下,袖口折了两折,下摆大得能包住整个屁股,呃,衣服上还印着一排排的小熊图案。

少年的发梢上还挂着水珠,随着赤裸的脚步一晃一晃的,敲打在深陷的锁骨,或是滑进宽大领口暴露出的大片肌肤,再被棉质的睡衣吸干。

“没想到你的睡衣这么可爱?”

Sirius有些心猿意马:“这是小时候妈妈挑的,我,我也去洗澡了。”

 

 

二十分钟后,Sirius赤裸着上半身从浴室里出来。

Sirius也很白,但是不同于Severus的苍白,Sirius一看就是那种很健康的白皮肤,并且身上已经有些硬朗的肌肉轮廓。

Severus敢说Sirius的身体跟他的脸一样漂亮。

“快把衣服穿上。”Severus别过脸催促,尽管都是男性,但这种坦诚相见还是搞得Severus尴尬不已。

Sirius满不在乎,朝Severus吹了个口哨,还秀了秀他微微隆起的肱二头肌,这模样,倒有几分麻瓜小说里调戏良家少年的味道。

好不容易,闹腾的少年们终于要熄灯睡觉了。

 

 

King-size的床在躺下两个少年后中间还留出很大的空间。

Sirius以为男孩子一起睡觉就应该像他和James一样,睡前聊聊天,畅所欲言什么的,然而Severus在熄了灯后就没有理过他。

Sirius无聊透了,他翻了个身,脑袋里又全是天马行空:飞行课上James的俯冲式表演吓得Hooch夫人尖叫连连,变形课上Remus把老鼠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杯子,草药课上Peter被曼德拉草的哭声吵到昏厥,魔药课上,嗯……Severus淡粉色的嘴唇……

这是什么奇怪的发展?!Sirius感觉整个人都很躁动,他朝床的左边挪了挪,起身就把Severus覆在身下。

“嘿,Snape,你睡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少年平稳的呼吸。

黑暗中他看不清Severus的样子,眼前却浮现出无数Severus的模样:孤僻的、傲慢的、羞恼的、害羞的……鬼使神差,Sirius俯下头,想要碰碰Severus的嘴唇。

 

 

Severus一想到今天该死的经历,以及过于殷勤的Sirius,Severus怎么可能睡得着!Severus甚至怀疑要是突然福灵剂的时效到了,Sirius会不会一脚把他踹下床。

Severus听见身旁不断翻身的声音,还听见Sirius在叫他,再接下来,肆溢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

Severus侧开了头,Sirius柔软的嘴唇蹭在了他的嘴角。

“?!!——”

Severus瞬间睁开了眼。

然而似乎Sirius的反应比他更快,一下子缩回被子里去了。

半晌,Severus感觉到一双手搂上了自己的腰,少年毛茸茸的脑袋压在他的肩膀上,还不过瘾地蹭了蹭,湿热的气息吹着他的耳骨:

“Good night,Sev。”


--------------------------------------------------------------------

最后就大概这两天要请个假啦,家里有点事应该不能日更啦sad

嗯而且我其实也是新入hp圈,很多角色都把握不到位,当时开这篇文章的时候是刚看完hp的电影,然后真的太太太心疼教授了,就义无反顾的?开坑了,大概就是想写个甜宠he安慰一下自己,然后没想到有这么多小伙伴看,真的很开心,谢谢你们!

这两天一方面是时间原因,另一方面我觉得我需要时间理一理后续的故事发展,以及还有没进入的角色需要找适合的时间线把他们切进去

再次感谢小天使们的阅读,

但是我依然ooc呀(绝望脸qwq

【SBSS】看星星的人[06]

分级:NC-17

警告:

Out of Character

蜘蛛尾巷原设定位于科克沃斯镇,是一个虚拟的小镇,处英格兰中部地区,本文为了剧情需要,把蜘蛛尾巷改设在了伦敦。

Regulus Arcturus Black,生于1961年或1962年,即低Sirius一年级或两年级,本文选择比Sirius小两岁的设定。

PS:之前有小天使避雷没看[05]后半段的,总结一下剧情就是Severus在受到来自父亲的家庭暴力下,逃离了蜘蛛尾巷。

最后,作为Sev的亲妈,表示虐一章就发两章糖(假装善意的微笑)

--------------------------------------------------------------------


Chapter6


Severus Snape敲了敲破釜酒吧后小天井中的墙砖,他无处可去,也没有多余的钱,他打算在对角巷找个角落凑合两天。

傍晚的对角巷很是热闹,毕竟又是一年新生季,很多家长带着他们的孩子来购置新学期的用品。

Severus从街头走到街尾,魁地奇精品店、丽痕书店、弗洛林冷饮店、蹦跳嬉闹魔法笑话商店……暖黄色的灯光从巨大的玻璃展示窗透出来,每家店都热闹非凡,父母们拎着五颜六色的购物袋从店里出来,孩子们又欢快地跑向下一家商店。

八月的伦敦有点冷。

Severus路过弗洛林的冷饮店,店里飘出一阵刚出炉的草莓蛋糕的香气。Severus饿极了,从中午开始他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他伸手摸了摸右侧的口袋,只有一根魔杖,又摸了摸左侧口袋——福灵剂!

他一直贴身放着的福灵剂!

Severus Snape一想到他今天的遭遇还有些瑟瑟发抖,随即,他旋开瓶盖,一口喝掉了幸运水。

然而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Severus沮丧地坐在冷饮店门旁的小台阶上,抱着小腿,蜷缩成一团。

 

 

“Se…Snape?”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Severus抬起头,然后他看到了两个Sirius。不,准确说,是Sirius和一个小Sirius。

“……有事么,Black?”被自己的同学甚至是学校里的死对头看见自己这副糟糕模样,Severus简直要怀疑这瓶福灵剂是不是过了使用期限。

“哥哥,我想吃草莓蛋糕。”小Sirius在陌生人面前显得有些羞涩,怯生生地扯了扯Sirius的衣角。

“一起来么Snape?我请客。”Sirius朝Severus伸出了一只手。

Severus自己站了起来,低下头小声地说了一身谢谢。

Sirius觉得简直不要太惊喜。

 

 

“他叫Regulus,Regulus Arcturus Black,我的弟弟,比我小两岁……”Sirius嚼着满嘴的草莓蛋糕。

Regulus实际上比Severus还要矮上一些,听见哥哥在介绍自己,乖巧地放下手中的叉子,朝Severus问了个好。

“Severus Snape,我是你哥哥的同学。”

“不过话又说回来,Snape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

Sirius觉得自己有点没脑子:“抱歉,我……”

“我……我和家里吵架了,就一个人跑出来了……”

“Woo!Cool!是离家出走么?So cool,so brave!”Sirius兴奋得都要跳起来:“那你晚上打算住哪?破釜酒吧吗?”

“我不知道……”

“嘿,不如来我家住怎么样?”Sirius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我的父母他们去魔法部办事了这几天也不会回来,我们明天可以一起去置办开学的用品,我的意思是反正离开学也只有两天了……”

Sirius觉得自己逊毙了。

“噗——”Severus忍不住笑了:“好。”

“哥哥,为什么你们的脸这么红?”

“闭嘴,赶紧吃你的蛋糕,小鬼!”Sirius气急败坏地别过脸,压住弟弟的脑袋就往蛋糕上按,当然,还不忘偷偷瞄了一眼Severus。

红晕在少年苍白的脸上显色格外明显。

嘿嘿!得逞的Sirius觉得自己今天就像喝了幸运水。